回想录-出租车司机篇

回想录—出租车司机篇

也许由于我父亲的缘故吧,很小便开始和出租车司机打交道,以前还写过“成都市出租汽车管理系统”,也许也是靠此有幸进入网管会的吧(因为感觉当时除了这点以外,实在没有其他选择我的理由 :P)

说起来,出租车行业也伴随着我的成长逐渐壮大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出租车的“顶子”(大家通常看到的顶灯:))所代表的出租车经营权。自从被管制后,其价值一路飞涨,从最初的几百上千,到最高的60多万;从最初的永久经营权,到现在的20年经营权。其实不只出租车,还有摩托车入城证,三轮车证照等等都长了不少。要是当初有眼光,买他几个,现在就可以少奋斗20年了 😛

由此可见,出租车公司花如此血本购买的出租车20年经营权,再5年5年的发包给出租车司机,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。其规费(也就是给“地主”交的租子)使得司机们一般也就权当找份工作而已。

出租车司机因为乘客上车和目的地的灵活性,一般作息无规律,饮食无规律,甚至有时连“人之三急”也得忍。现在有了聘驾稍微好一点,不过八八倒还是够呛。所以说,都不容易啊…

不知大家有没有共识:越是长大,“行”越是离不开出租车。

以前还坐坐公交车,现在实在有点不感冒。主要每次坐公交车实在很不自在,如果座位空着不坐,别人觉得你有病。如果坐了,又要紧张的看着周围是否还有空位,免得没了空位上来个老年人,你又愣着不动。

出租车当然就没了这些问题(以前还有打“合的”的,不过现在应该没有了吧),而且出租车毕竟跑路的是机器,不像三轮车,一个老年人在前面“蹬蹬蹬”,你一个年轻人坐在后面都不好意思 😛

好了,言归正传,还是回忆一下遇到的一些比较有意思的出租车司机吧。

司机一 “数学家”

大家都知道,有的出租车司机总是喜欢问东问西的,比如问你多大啦,在哪儿读书,什么时候毕业,有没有女朋友,大学生是不是都很颓废等等,弄得你回答也不是,不回答也不是,不过,就我个人而言,如果一个人坐车,还挺喜欢同他们聊聊的 😛

这次遇到的这个,还真是有点招架不住。当他知道我是电子科技大学的学生之后,就大骂我们学校,说他当年证明了一个什么定理,去找数学学院的XX教授,结果那教授不甩他云云。然后就开始把他的证明讲给我听,我向来最讨厌数学,只是随声附和了几句,过了段时间,他居然说为了看我理解没有,要给我出题,叫我用他的理论证明出来。我&^$%%#^%#

我现在只依稀记得那次我还没到目的地,就叫他停了车。(当然没人跟疯子过不去,不过碰上总是不爽)

司机二 “愤青”

第二个能够想起的就是那个“愤青”了,记得当时坐车回家,收音机里正放着伊藤洋华堂的广告,于是他便开始激动了。

老实说,我知道可能要被骂,不过我还是要说,我不喜欢日本这个国家,但是不觉得现在的那些所谓的反日举动和仇日情绪有任何的合理性,反而显得我们作为泱泱大国一员的不成熟。

不过我现在只是乘客而已,只是想顺顺利利回家,吃上一碗酸辣面,也没必要跟他争个什么,所以我只是顺着他说,或者干脆不理他。谁知他仿佛认定了所有学生都是反日的坚强支持者,加之我又没有反驳他,更加加深了他的认识。

当一个“愤青”的情绪被调动起来后,是很恐怖的。他干脆把车停到路边一个拐弯处,按下计价器的暂停键,看样子是想和我来个蹵膝长谈。我惊恐之余,连忙跟他说我赶时间,改天有空再聚,好不容易才打消了他这个念头。之后的一段路,我一边附和着他,小心翼翼的检查周身是否有日本的产品冒出个头来,一边冒着冷汗…

司机三 “Actor”

想来真是我遇过最好玩的司机了,只记得他是个挺年轻帅气的一个小伙子,跟我差不多大,性格极其外向。我才刚上车,他便开始问东问西,还把MOTO V3的手机拿给我看,因为我一直觊觎着这款手机,确实挺喜欢的,所以看了很长一段时间,其间又聊了很久,感觉还比较谈得来,因为毕竟都是年轻人嘛。

这时候,收音机里开始放那个不知道什么名字的节目,大致就是有人有感情困惑后,其他人打电话进去假扮当事人演绎可能出现的情景,以帮助求助者预先演习(我之后找了很久这个节目,记得是成都广播电台的嘛。不过始终没有找到,有人知道的记得给我留下言哈,不甚感激,如果找到了,拖到anan一起打进去耍:)),我和他都在笑,“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”,这种节目都有。

当时刚好节目进入下一节,开始讲述有一位张女士当第三者挺痛苦的,这不,终于下定决心要当着别个夫妻双方的面,说出真相,但是挺紧张的,不知道怎么说。我跟那位司机说,这种第三者最可恨了,要去骂骂她:)

(其实,我还是能够理解第三者的种种苦痛,因为没事儿谁愿意当第三者啊,要是让张女士演我那角(稍后提到)—花心大萝卜就好了,我更可以骂个痛快)

事情顺利得令人发指,那位司机把车靠到路边(又是小街,随便停:)),按下计价器暂停键,我和他都打了进去,居然还都通了,他还挺仗义的主动当女角 $%&^%$^,最奇特的是那位张女士,应该本来是想要最真实场景的,结果竟然还同意了让一个男人去演那个女的,我$&^$##

剩下的,我当然不可能都记得,我只能凭我的一些想象来连接那些记忆的片断,因此大意不变,枝节与实际情况可能不太一致,大家凑合着看吧:

张 - 张女士,小张
我 - 饰花心男子,小李
他 - 司机,饰被辜负的妻子,小白(当时取的啥子搞忘了);
背景:
张女士和妻子小白从未认识;
张女士和花心男子是同事,相处已两年,其间发生多次性关系;

我:“嗯….好哈,我来介绍一哈,这位是我同事,小张,这个…是我老婆,小白”(气氛极其尴尬)
他:“你好”(极其不像的女声)

NG(一来就NG了,真不好意思,不过我真的忍不住,笑了出来,那个司机装女声爆笑的)
主持人:“麻烦各位先生严肃一点,张女士现在可还处在痛苦之中,让我们一起认真帮助她”

我:“嗯….好哈,我来介绍一哈,这位是我同事,小张,这个…是我老婆,小白”(气氛极其尴尬)
他:“你好”(我狂忍,他也在狂忍)
张:“你好…我能不能跟你单独摆一哈?”(意思是对妻子,小白)
他:“啊?…”
我:“你想咋(zua)子,我们不是说好了的的嘛”(压低声音,惊恐状)
张:“我们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”
我:“你跟我过来”(停顿)(我想的是把她拉到角落去…)“你究竟想咋(zua)子”

NG(张女士说,他不会被小李拖走的,她一定会奋力挣开他的手,然后开始吼:“今天我必须当到你们的面把事情说清楚”)
于是重新来…

我:“你跟我过来…”
张:“不! 今天我必须当到你们俩个的面把事情扯清楚”
他:“小李啊,咋(zua)子了,发生啥子事情了”(惊恐状)(你可以想象一下当时车内的场景,我苦练内力才及时忍住了笑,没有被NG)
我:“没的啥子,这个批瓜婆娘有病,不要理她”

……

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还看,没下文了,只剩下张女士哭哭啼啼的骂(好在马上就被切了),主持人畏畏缩缩的劝(“刚才那位先生只是入戏太深,希望张女士不要太介意,请听众朋友们注意,本节目虽然希望尽量贴近真实情况,不过还是请尽量保持克制,不要出现脏话”),我和司机早就被踢出来在一旁笑得不行…

之后又摆了一会儿龙门阵就到目的地了,下车时只收了我20元,而计价器上显示都24元了:)等他开走了,我才想起忘要手机号了,要不以后坐车就可以一个电话解决问题了:)

司机四 “飚车男”

不知是否有人看过《急速快递》,好像有四部吧,里面的的士可真够华丽的,关键还是那个司机技术够好。还有部电影,啥子“得儿漂,得儿漂,得儿里个漂”,也突然忘了名字,我因为特别讨厌Jay的缘故,也没有看过,倒是听Kale说里面飚车镜头不错,漂移巨爽。

现实生活中,我还真碰到了一个飚车的,不过他倒不是一直开得快,而只是一时气愤而已。不过他说的一句话居然和《急速快递》台词里的话大意差不多,不知他是否也看过那几部电影。

记得当时是回家吧,我大包小包的拿着,坐在后排,一路平淡,直到我们的车接连被一个自行车抢了一次(就是自行车硬闯过去,逼得出租车不得不停下来),一个公共汽车抢了一次,一个军车抢了一次,一个高档车抢了一次之后,司机开始发彪了…

他开始使劲轰油门,嘴里骂骂咧咧的,然后在那么密集的车流中左冲右闯,那次真的是我遇过的最疯狂的一次出租车历程了,起码跑到了100码左右(关键是在密集的车流中左右冲闯)。我在后排被甩得抱着一堆脏衣服,左右摇摆。我不得不跟司机说:“师傅,稳到点”,结果他居然跟我说:“有技术再快都稳得起,没得技术,慢腾腾还是要撞”(看过《急速快递》的应该对这句话的大意比较熟悉吧,想起那个撞栏杆的老爷车了吧 :P)我彻底无语。

过了许久,在我用光了会被警察逮等等借口之后,我跟他说:“师傅,我晕车,开慢点,要不待会儿吐车上就不好了”他终于一脚刹车就把车速降了下来,还说:“你早说嘛”我心中一阵切喜…:)

结语

其实就跟小偷篇一样,我还遇到了很多很多的出租车司机,感觉他们真的很冲动,有任何想法,立马就去做,不计任何结果,决不憋屈,敢作敢为,属于很随性的一类人,不会有太多的顾忌,也是我很喜欢并且迫切期望具有的一种性格,很多我很服气的人都说我做事老是想太多了 😛

《回想录-出租车司机篇》上有6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