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想录–小偷篇

题记:虽然才20岁,不过也应该回想一下走过的岁月,接触过的人们,因为有他们,才有你今天的所思所想所感,如何回想呢,还是按职业来划类吧…

回想录—小偷篇

感觉从小到大,总有各种各样的小偷出现在身旁,他们有的穷凶极恶,有的却楚楚可怜,有的面目狰狞,有的却乖巧面善…总之,会有冲动想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之,以备某年某月某日,骤然间将这所有的一切抛弃的时候,能够留下一些印记,表明曾经和这其中某些一度素未谋面的人有过的机缘巧合。

小偷一 不是小偷的小偷

我究竟是什么时候知道“小偷”一词的含义,想来早已忘记,不过我却清楚的记得我平生第一次遭遇偷窃的经历。然而被偷的对象不是我,而且这位所谓的“小偷”竟是我小学时最好的朋友。

说起这位朋友,大家都叫他“夏老板儿”,倒不是说他长得富态,而是确实身上很有钱,大家放学的时候总喜欢缠着他,让他给买各种各样的零食来吃,我当然也不例外;他呢,也很大方,总是“出手阔绰”。因为我和他确实很要好的缘故吧,他也总是最照顾我,经常买那种叫做“双胞胎”的冰棒,掰成两块,和我分而食之。

他为什么会那么有钱呢?他告诉我们说,他父母离婚了,他每周一半的时间住在妈妈家里,一半时间住在爸爸家里。他爸妈都挺疼他的,却不知怎的,一致认为对方在虐待自己的孩子,因此都拼命给他零花,让他买好吃的。这样,作为一个小学生的他,腰包里却有着总也花不完的钱。
当时就因为他的这番话,我们班上很多孩子都忠心祝福父母快点离婚,其中又有一小半的同学把这种想法告诉了父母,我就是那一小半的同学,后果可想而知 😛

虽然他很“有钱”,我却听说过不少关于他小偷小摸的传闻。比如那时流行玩“四驱车”,他“四驱车”里那开起来呼呼直响的“黑马达”,据称要60多块,就听说是他偷玩具店老板的。

不过我对这一切都假装不知道,也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,因为毕竟我和他是好朋友。除了有一次,他居然用偷来的表勾引我女友,我一气之下,将这些都告诉了我女友,叫她离他远点,现在想来还是挺幼稚的 🙂

之后的一天中午,大家吃完饭正要睡午觉,就突然听到郭X叫了起来,原来他带来交伙食费的400元钱不见了。我当时不知怎的,潜意识里就觉得是“夏老板儿” 杰作,因为他那天早上曾给我说他下午放学后要去买“四驱车”的跑道,那可要300多,我问他哪来那么多钱,他也只是笑而不答。

于是,我借口给老师说要去上厕所,和薛X一起(找个见证,免得被逮住了说是我偷的),悄悄溜到我们小学花园后面的垃圾桶旁,捅开一匹活动的砖,400元钱果然规规整整的躺在那里。

本来我是想悄悄把钱还给郭X,这样“夏老板儿”不会被查出来,郭X也不会丢掉这400元伙食费。不过接下来的两天里,我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机会,以自然的方式把钱还给郭X;而“夏老板儿”却不断拷问我,还说当初就不该信任我,让我知道他那么多秘密;另一方面,郭X也越来越难过…最后,老师也反复在班上查这件事情,希望有人能透露相关情况。

终于,薛X“幼小的心灵”崩溃了 😛

当天下午“夏老板儿”便被叫到了办公室。之后,低着头的“夏老板儿”回到了班上,身后跟着满脸怒色的班主任。接下来,自然是班主任不温不火的把事情的原委道了出来,最末还不忘加了一句:“某些游同学,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的态度值得大家学习…”。

说实话,我当时其实并不是太清楚什么叫“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”,还以为是表扬的话语,反而使我更加难以面对“夏老板儿”。毕竟在我看来,他依然是我的好朋友。

这件事情之后,我只知道,我和“夏老板儿”之间有了隔阂,而薛X还依然眉飞色舞的到处讲着他如何“智擒小偷”的故事,而且越讲越离谱。我终于知道,这世上,善与恶、美与丑,是如此的混沌,交织,让人无从抽茧拨丝。

小偷二 小小偷

接下来给我印象挺深的,自然要算那个公车上的小男孩。

当时正在公车上,人多到你站在那里都不用扶着栏杆,因为你根本倒不下去 😛

突然隐隐觉得裤兜有动静,我挺自然的把手伸向裤兜,却意外抓住了一只来不及抽回的手。我低头一看,一个挺乖的小男孩正看着我尴尬的笑着,我和他之间还隔着一位大婶。

我刚想开口问他:“你在干什么?”他却赶忙拿另外一只手的食指挡在嘴上,眼神急切的使劲摇着头;同时我也感到我手机又跌回了我的裤兜。

我当时愣了一下,不过还是松开手,向他点了点头。他一个劲的作揖,然后向车尾奋力挤去。

到目的地后,我把这件事情讲给我同学听,被同学训了一顿,不过我实在还是不知道,我能够拿那么一个“小”偷怎么着:P

后来想想,还真该看看有没有大人跟着他,如果有就报警的 🙂

小偷三 倒霉小偷

再下来,自然是那两个头破血流的倒霉小偷。

回想起来,当时我正和我爸一起,骑自行车路经百货大楼外。突然,听到一阵嘈杂的人声,然后人潮涌动。

不久,只见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,满头鲜血的向我们这个方向冲过来,我正在惊恐发生什么事情了,后面又冒出七八个彪形大汉,每人手上一根棒子…只一下,那男子便倒在血泊中,一动也不动了。

就当我对眼前发生的一切,表示万分震惊的时候,另一个满头鲜血的男子又出现了,并且还发疯似的一边喊着救命,一边向我扑过来…

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我只知道,我正站在人群的中央,而那男子躲在我自行车后面,一个劲的向所有人喊着救命,我爸正在人群中奋力向我挥着手叫我过去。然而不知怎的,我看着愤怒的人群,却更加迈不开脚步。我仿佛隐隐约约觉得,如果我走开,那男子也只差那么一下,就挂了…

人群嚷嚷,不过经历过的人才知道,实际上你什么都听不到。

终于看到了那闪烁的警灯,我默默离开了现场。事后回家的路上,我思绪还完全停留在刚才那一幕,还在想那血泊中的男子是否就此挂掉…

小偷四 知识型“孕妇”小偷

小偷其实也不一定意味着低文化,接下来这位就是一位大学生。

还记得当时我正在西南书城随便翻着《GRE蓝宝书》,旁边靠着架子站着一位挺文静的女生,一看就是那种典型的来自农村的小芳型(长得还真不赖 :P)。

不过直觉告诉我,他可能是个小偷,因为我觉察到她会时不时东瞅瞅,西望望,特别是还会时不时挺警觉的看看一直站在她旁边不远处的我。就在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,她突然不见了。我急忙绕过架子,才发现她已经“怀孕”了。我一时没忍住就“噗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她看我笑了,更加局促不安。我耸耸肩,向她走去,对她说:“老大,专业点,还没消磁啊”我看她一脸的疑惑,又跟她解释道:“你这样出去,门口的探测器会哇啦哇啦叫的”她尴尬的笑笑,说:“学校里要用词典”,边说边分娩出一本大大的《牛津高阶词典》。

我只知道她最后还是如愿以偿的拿走了那本词典,不过是我帮她付的账- –

好吧,现在我承认好像被骗了,不过当时她确实跟我说她是川大学化学的高XX,以后会把钱还我,但我竟然忘了给他我的联系方式,也忘了问她要联系方式,再后来又懒得去找了,直到今天写此文才想起 😛

小偷五 不打自招型小偷

最后一个印象比较深的小偷是偷餐具的小偷 🙂

当时我大概高二吧,应邀参加一个在“假日酒店”举办的生日party,不过由于跟过生那个人其实不是很熟,所以应酬两句,吃点东西,便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,看着那一桌的美食,想着心事,换句话说,基本进入发呆的状态 😛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个西装革履却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走过来,跟我说,不要告诉她妈妈。弄得我是一头雾水,我问他告诉你妈妈什么,他说没什么,只是看那叉子好看,想拿回去过家家。

我终于搞清楚了情况。呵呵,好一个不打自招,他还以为他偷东西的动作被我看见了。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对其进行“深刻教育”。

于是,我跟他说,那好,既然你那么想要那餐具,那你今天就一定要拿到那餐具,不过不能用偷的,那样你自己会心里紧张、不安,不踏实,我问他应该怎么办,他跟我说:“我找叔叔你要”,我%^$%#^%#

我说,首先是“哥哥”不是“叔叔”,其次哥哥也是客人,那餐具也不是哥哥的,你自己去找那位阿姨要,我顺手指给他,就站在不远处的过生日那人的妈妈。

他一边跑过去一边扯着嗓子喊:“阿姨,那个叔叔让我找你要叉子”,我^%$&^%$&^#

再之后我就不知道了,我只知道最后走的时候,那小男孩拉着他妈妈来跟我再见,手里死死捏着那叉子,我^%^%$%#%

虽然很无语,不过真的还是由衷的高兴呢。

结语

我遇到的小偷真的远远不只这些,甚至还有偷别人正在听的mp3这种笨贼。不过不知怎的,多得莫名其妙的小偷,我却从未被偷过,自己丢三落四的倒不少 😛

其实说道那些人们通常意义上真正的小偷,我也遇到过不少,不过我不愿再提起而已。

我始终觉得,人所固有的某些爱贪小便宜的原罪,会经常将小偷小摸的思想潜移默化入人的本能。所以也许每个人都有可能因一时昏头做出某些貌似小偷的行为,如果没有正面的引导,加之得到便宜后的满足感,很容易让他们一步步走向深渊。

有人说,人一生下来是一清二白的,不存在所谓的原罪,只是后天的成长,使得其或成耶稣,或成撒旦;也有人说,人一生下来便带着各种各样的原罪,如贪念,淫欲等等,这些原罪必须通过后天的自修,才能有所压制。

我说,人生下来是没有原罪的,如果硬说要有,那便是他无所选择的最初的成长环境。

有人说,人永远是纯洁的,被玷污的只是那迷失的心智,不管是一时还是永久。那迷失的心智便是你心中的恶魔,他才是有罪的。所以他们说,我不怨恨你,我只想帮助你摧毁你心中的恶魔。也有人说,人本来就是肮脏的,从头到尾充满着各种各样的虚伪与相互间的利用。只是社会道德的约束才使得相互间不致于两败俱伤。

我说,人是纯洁的,有罪的只是那迷失的心智,如果硬要说人是肮脏的,那便是他教唆他人走上恶魔所指引的道路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