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rd to believe | accept

老实讲,虽然我在努力克制,但有时候确实忍不住,还是会有点“大男人主义”。
毕竟,女怕嫁错郎,郎怕入错行。搞IT的,这个俗总是很难免掉。

就专业相关方面来讲,我最熟识与敬仰的有两位女性:

第一个当然是Ada Lovelace。1815年出生的她,却能构想出最早的机械通用计算机—The Analytical Engine及其应用前景,并当之无愧的成为世上The 1st Programmer。美国国防部甚至将一种程序设计语言命名为Ada,流行至今。

第二个则是Audrey Tang。单单这个中文化的名字,对国人来讲,就很显眼。1981年出生的台湾80后,拥有着180智商的她,算得上是自学成才的典范。

  • 12岁开始学习Perl,14岁高中退学。
  • 启动并领导Pugs项目,融合Haskell和Perl两大阵营。
  • 参与很多开源软件项目与书籍项目的国际化和繁体中文本地化工作,其中包括SVK(版本控制)、Request Tracker(管理系统)、Slash(Blog)。
  • 为CPAN设置冒烟测试和数字签名系统。
  • 仅2001~2006年间,就启动了100多个CPAN项目,其中包括著名的PAR(Perl Archive Toolkit)。

关于Audrey Tang,我知道她以前的名字叫Autrijus Tang,英文名的原因,也没多想。
不过恕我寡闻,今天才看到她对应中文名的变化:唐宗汉->唐凤,加之又是开放的台湾人,心中不免咯噔一下。

上网一查,果不其然:Runtime Typecasting — Transgender

好吧,我自我批判的两位女性只剩下了一位。对于已故的Ada,希望在我有生之年,能够保持对她原有的美好印象。

Hard to believe | accept》上有2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