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tes from “Systems that never stop” by Joe Armstrong

1. isolation;
2. concurrency – built in programming language instead of operating system;
3. must detect failures – must work across machine boundaries;
4. failure identification;
5. live code upgrade – for post hock debugging;
6. stable storage;

不知道为什么,一直挺喜欢Joe Armstrong的讲座,虽然每次都是差不多的内容。可能是因为他的声音很有特色,非常的comedy 😀

Prosopagnosia ( A.K.A Face Blind )

某老大,开完会换了一件衣服上厕所,我与之并排嘘嘘,扭头发现是个老大,但分不清是谁,一时短路,对他曰:“哇,好大…”
某更大老大,一日背了个学生背包,到我座位上寒暄,我以为他是来面试的,直接请他去找前台…
Fuck my life!!!

Refer to 百度百科
Refer to 豆瓣小组
Refer to 科学松鼠会

一根黄瓜

# language: zh-CN
功能:加法
为了避免一些愚蠢的错误
作为一个数学白痴
我希望有人告诉我数字相加的结果

场景: 两个数相加
假如我已经在计算器里输入6
而且我已经在计算器里输入7
当我按相加按钮
那么我应该在屏幕上看到的结果是13

第一眼,Cucumber, 嗯, 不错…但是突然,想起一个怪物, 易语言,身躯一震:

.版本 2
.子程序 _编辑框1_内容被改变
.如果真 (取文本长度 (编辑框1.内容) = 2)
编辑框2.获取焦点 ()
.如果真结束

复又觉得,如果仅局限于配置文件,尚可接受…
复又觉得,DSL已然模糊了二者的界限…

复又觉得,区别在于是LL parse抑或Regular parse…
复又觉得,区别在于复杂程度…

好吧,最后觉得,自己是个白痴…

Camtasia Studio 6

下周要负责录一个内部产品的Tutorial,于是先行用Camtasia Studio来录了一个测试教程,还是蛮好用的。

缺点有:

Smart Focus显得移动过于频繁;

生成Flash预加载缓冲内容过多,将近5%;(不知有没有配置选项)

机器embeded的话筒录下来,感觉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的声音;

突然发现,”嗯啊哈”的,如此之多,呵呵。

附测试结果:【教程整个很白痴,纯粹测试性质】

http://www.axqd.net/hotkey/ for Hotkey Power on http://www.axqd.net/

PS: 工作后真是没法坚持定期写Blog了,一切随缘吧,想起了又无事,就多写几篇。

中国是一位老人

中国是一位老人;
中国是一位五千岁的老人;(想挑字眼的就挑吧,你知道我想说什么)
中国是一位五千岁的,拖家带口的老人;
中国是一位五千岁的,拖家带口的,身有残疾和病痛的老人;
中国是一位五千岁的,拖家带口的,身有残疾和病痛的,却在飞奔,与他人赛跑的老人;

这样的一位老人,厚重的历史不仅是他的财富,也是他的拖累。
这样的一位老人,步伐依然矫健,但眼睛、耳朵却不总是太好。
这样的一位老人,你是想要当他的眼睛、耳朵和拐杖,以使他自己能走稳、走对方向,还是想用皮鞭抽着他的脊梁让他快跑,跑向你所选择的方向。

中国正是这样一位老人,平凡却也伟大,因为他和时间老人有个约定:他的子孙将给予他宽容与理解,将为他除去年岁的皱纹与疲累。

革命还是改革,一个人应该清楚清楚自己的选择。

向伟人致意

毛新宇CV

毛新宇,男,1970年1月17日生,汉族。毛泽东唯一的嫡孙、毛岸青与邵华之子。199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副部长、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常委、全国政协委员。

毛新宇做客网易

毛新宇做客网易

  • 1992年7月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;
  • 1992年9月至1995年7月在中央党校理论部攻读硕士学位;
  • 2000年进入军事科学院攻读博士学位,同时参军入伍,2003年7月份获得博士学位;曾任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正师职研究员,大校军衔。
  • 2008年7月,被任命为军事科学院战略部副部长,走上高级领导岗位,为副军级,大校军衔。

从1990年起发表文章和作品,发表了《便是寻常百姓家》、《不学历史我们永远幼稚》、《我为爷爷唱新歌》、《沿着爷爷的足迹》、《会当击水三千里》、《我随妈妈拍长城》、《赴朝祭扫伯父墓》等文章,出版了《朱元璋研究》、《毛泽东眼中的五大帝王》、《永远的怀念——毛泽东诞辰百年辑录》、《我的伯父毛岸英》等图书,主持过电视专题片《女红军女将军风采录》、《江山如此多娇》;创作了12集电视文学剧本《一代贤后》。

毛新宇”Twitter”

  • 应该把爷爷的生日和忌日定为法定节日。
  • 希望中国第一艘航母命名为毛泽东号。
  • 我没有想到我会参军入伍,更没有想到自己会当将军。
  • 中国1000年里不可能再有毛泽东这么伟大的人!
  • 应在中小学开设中医课程;中医是中国文化最主要核心的内容,二十一世纪最深奥的人体和生物科学方面,中医是走在前面的。
  • 我不喜欢某些美国人写我爷爷的书! 比如,他们往往把‘文化大革命’说成是老人家与刘少奇的权力之争,常常夸大大跃进的消极作用,夸大老人家应负的责任,还有反右,也是把我爷爷描写成一个阴谋家,是敌视知识分子的人…高岗事件,也说是我爷爷的手段…我是学历史科学的,科学必须客观,偏见不是科学。
  • 可理智告诉我,爷爷也是一个人,会有错误的,实际上也有错误,正像中央决议(《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》)说的,老人家在大跃进、文革期间是有错误的,我更愿意这样看:老人家初衷是好的,事情都是办坏事的人办坏的,比如江青,就是一个办坏事的人。关于这个问题,我总跟自己斗,一会儿理智占上风,一会儿感情占上风,所以我不打算自己写研究老人家的书,怕写来难以客观,但我要继续研究我爷爷,研究他的著作,他的活动。
  • 爷爷是我的上帝;我无限地崇拜爷爷,爷爷是我的上帝。
  • 我的专业选择是妈妈帮助定的,但爷爷的影响肯定是有的。
  • 父亲和两个姑姑虽然没有惊人业绩,但他们都善良、正直、清正、廉洁,都没有做过给爷爷名声抹黑的事,什么官倒之类腐败行为与他们无缘。爷爷的儿女都是好样的。
  • 择偶标准:一是漂亮温柔;二是聪明,理解我;三是最好是中级以上干部家庭出身。

毛新宇婚姻

[第一次婚姻:毛新宇、郝明莉]
1997年12月7日下午4时,和第一任妻子郝明莉(时年25岁)结婚。婚前郝明莉在泰安御座宾馆当服务员,婚后被从山东矿院转学至北京大学国际商务系。

[第二次婚姻:毛新宇、 刘滨]
毛新宇和镇江姑娘刘滨是在2000年经人“介绍”相识,2002年和毛新宇结婚。(其实刘滨当时是空姐,毛在飞机上对其一见钟情)
毛家为他们举行了简朴的婚礼。因毛新宇于1970年初出生,属鸡,所以亲朋好友常戏称他和刘滨的婚姻是“龙凤配”。
毛新宇和刘滨的儿子毛东东,在2003年12月26日毛泽东诞辰110周年这一天出世。取名毛东东。
2008年毛新宇与第二个妻子生下第二胎,是个女儿,并高调对记者宣传,取名毛甜懿,自称有特批指标。

毛新宇全家福

毛新宇全家福

毛新宇Blog

人民网十大博客之首

毛新宇-孙子这个职业也是很有压力的

[毛新宇:被母亲严格管教 不能淘气]
许戈辉:作为伟人的后代,我刚才听你那样讲,我也特别能够理解你是在一种什么样的环境下在成长。但是我想知道,像这样的一种环境、一种氛围,会不会给一个小孩子带来比较大的压力?
毛新宇:是的。
许戈辉:比如说你就不敢淘气了。
毛新宇:那是不能淘气。
许戈辉:一想我做这事,人家说,哎呀,这是主席的孙子。
毛新宇:反正我母亲是对我要求是非常严的,因为我是主席孙子,也不允许我调皮闯祸。
许戈辉:怎么个严法?她都怎么样管教你?
毛新宇:我小的时候啊,那是真的。如果我要是,就是学这个功课,就是不管是文科、理科或什么,如果我在学校里就是出现跟学生,有时候要是,不要说打架了,就是说逃学呀,或者是你说的那种恶作剧,制造麻烦,或者我功课不好,我可以不瞒你,我母亲是动手打我的。
许戈辉:你怕吗?
毛新宇:其实我家里我最怕的就是我母亲,但是我现在完全能够理解我这个伟大母亲她的做法。我觉得我母亲,她觉得把我培养成人、培养成才,作为一个母亲,她肩上的压力、担子太重了。
许戈辉:我听说她从小就让你背诵毛主席诗词。
毛新宇:对,是的。
许戈辉:你会背多少首?
毛新宇:你看我从五岁背,一直到我,我到我小学四年级,到十岁我还在背。我母亲从我五岁到我十岁,公开发表的我爷爷诗词,全部的我都能背下来。
许戈辉:到现在还都记得吗?
毛新宇:现在还记得。
许戈辉:你自己最喜欢的呢,是哪一些?
毛新宇:我现在回想起来啊,我最喜欢我爷爷的也就那么两三首,其中有一个,我记得我背得最难的一首,我母亲甚至都不让我吃饭喝水,都要我背下来的,《沁园春·雪》,当时我觉得这个最难背,我也最不想背,但是我妈非得死活让我弄下来,把它的攻下来。
许戈辉:对,对一个小孩子来说这个是很难啊。
毛新宇:我就不理解,现在想想呢,就是说,现在很多人对我爷爷的作品,都喜欢《沁园春·雪》,觉得它大气磅礴,既赞美祖国河山,又评点中国历史,确实很好。

[毛新宇:在中南海读毛泽东历史书批注]
解说:在毛新宇看来,“行万里路”是父母教育他的独特方式,从八岁一直到上大学,他几乎去过了所有毛泽东战斗过的地方、所有的革命老区。渐渐地,从小背诵毛泽东诗词的毛新宇开始对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并最终进入了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学习。
许戈辉:我听说爷爷的那个,批《二十四史》,你也是第一个读者,而且还是在中南海里边读的是吧?
毛新宇:我有一次有幸有机会呢,在1986年那次,我母亲给王震,带着我去拜年,拜年呢,本来没想在王震爷爷家坐太久,就想拜个年,寒暄一下嘛,就到其他领导家。王震爷爷比较喜欢我,然后就把我跟我父母都留下来,然后跟我聊历史,谈《三国》。
许戈辉:1986年你才15岁啊。
毛新宇:16岁。我对《三国》知道一些嘛,他跟我谈过曹操屯田这些事,我当时还不太懂。后来 1990年那个时候,我那时候已经20岁了,后来在珠海,那时候王震爷爷也在那儿过春节,又一次去看到他,然后他说,你想不想去看这个爷爷批注的《二十四史》,我说想去看看。然后王震爷爷就很重视,然后他的秘书跟中南海的,那个中办打了招呼就说,他就说我可以去中南海丰泽园,爷爷的书房,去看老人家的批注。哎哟,我那时候看爷爷读的那历史书太多、太厚了,很高很厚,各种各样的历史书,除了《二十四史》以外,还有什么《资治通鉴》什么的,凡是中国历史上的那些古装书,爷爷都看过。那么我印象最深的,我爷爷读的最多的历史是什么呢,一个是“楚汉之争”,就是刘邦、项羽。另外一个就是对《三国》那部分,《三国》那部分老人家这段历史是非常钟爱、研究非常多的,批注也很多,其中有很多军事的,比方说像这个后来刘备、孙权打仗啊,包括火烧赤壁、官渡之战这些,可能老人家都把他那些,他的那些军事实践、那些思想都融入到这个历史之中了。除了《三国》以外,我看老人家对《唐书》啊、《宋史》啊,那些方面都很重视,都有详细的批注。那个时候我就说,给我印象就是感觉到爷爷读书是很认真也很严谨的,非常严谨。

[毛新宇喜欢历史受母教导研究毛泽东思想]
解说:大学毕业后,毛新宇本来打算继续自己的明清史研究,然而,似乎总有一股命运的向心力驱使着他前进。
许戈辉:我知道你其实一直是非常喜欢研究明清史,后来是妈妈一再督促你要钻研毛泽东思想。
毛新宇:对,我人生的这个转折开始,我那时候读完了历史,读完明清史,我还想学历史。后来在人生最关键的转折期,我母亲就把我找来,他说新宇,你原来大学里学的是历史专业,妈妈尊重了你的爱好,你已经学了。然后我母亲最早我觉得她动员我去学毛泽东的话,我记得她给我提了一个很深刻但又很有意思的问题,我现在都记得。
我母亲是这么问我的,当初劝我她说,你觉得历史上这些帝王将相和你的爷爷,你自己比,他们谁伟大,谁更值得研究?我说我过去只知道喜欢学历史,您问的这个事,我还从来没想过呢,确实没想过。但是我后来很快想想,后来我就告诉我妈妈,我说,那当然毛主席是在历史上,胜过、超越他们任何人。我母亲说,对了。说别的人,如果是其他的著名知识分子的后代,或者是名人之后,他们去学历史,大家也不会指责。但是你想想你是出身什么家庭,你是什么身份?我母亲又这样说。后来我就说,我说我是毛主席的孙子,毛主席后代。我母亲说,那你是爷爷的后代,是领袖家庭,别的人都去研究爷爷,研究领袖,你作为他的后代,你不去研究,你不去一辈子去从事这个工作,这个符合你的身份吗?
你觉得是不是心里有愧呀?
后来我母亲又语重心长地给我讲,她说其实爷爷的思想是博大精深,研究不完的,说你这一辈子就是要吃研究爷爷思想的这碗饭。那么当时我母亲说这些话教育我去,这个研究方向啊,这个转向,我并没有很深刻地理解,那么后来,随着后来我到了军事科学院,那么读博士,又搞这个毛泽东军事思想研究,现在回过头来再体会,认为母亲说的话是很深刻的。毛泽东思想确实是伟大的一个宝库,一个殿堂,是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。

毛新宇书法作品赏析

韶山赋

韶山赋

宽带山礼颂

宽带山礼颂

一师赞

一师赞

卵亚赞

卵亚赞

人民日报好

人民日报好

长沙晚报读者好

长沙晚报读者好

红色旅游网好

红色旅游网好

爷爷好

爷爷好

最后来张”爷孙俩”

爷孙俩

爷孙俩